佳土工人斗争 热点追踪 时代先锋

我们为什么要在7·27声援团的抗议信上签字

我们为什么要在7·27声援团的抗议信上签字

广东怎么了?
广东没有怎么了。
距离7月27日佳±建会工人被捕已经一个多月了,我们还是只能在微博上看到所剩无几的零星信息。好奇的网友到处留言:“广东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求私信科普。”

和南国的烈日、呼喊、绑架、控诉相比,我们好似活在世外桃源。

但是,不知是天灾还是人祸的寿光洪灾;广东美达公司被烧得体无完肤的24岁男孩;不忘初心、爱国爱党的黑社会恶霸之死;耒阳上万家长走上街头要求释放同胞……接踵而至的一条条新闻不断敲打着我们,血色的八月才刚刚结束,血色的九月已悄然开始……

翻看着微博热搜榜一溜下来的“周杰伦胖了”、“李易峰瘦了”、“李晨摘掉婚戒了”、“刘强东美国性侵女生被捕了”,再魔幻的小说都构建不出这样奇特的世界。

一件社会热点一旦被大量关注,就必然会出现不同的声音,各种各样的三观都能在社会热点爆发的时候被“拉出来溜溜”,无奇不有。
但是有一种人,不论这个社会热点是什么,他们的看法都能是永恒不变的:
“在官方调查结果下来之前,还是先等等再看。”
“学生怎么会最先得知此事?大家要小心被什么势力利用了。”
“全都是境外媒体在报道,事情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这些人俗称“理客中婊”,就是假冒伪劣的“理性、客观、中立”。
当大家群情激奋地对一件事情展开讨论,寻根究底的时候,他们就摆出一副“我最理性”的嘴脸,好像同情支持弱者的人都是傻逼,都没有思考和判断的能力。恨不得不论什么事情、凡是在官方声明出来之前,大家都闭上嘴他们才开心。他们嫌删帖员删得还不够彻底,就算是看见了边边角角幸存下来的讨论,也要叫几声才开心。

更让人牙根痒痒的就是,他们的论调和官方调查结果总是大概率地一致!
不论是什么三原色性侵、校园霸凌,还是此次佳±工友建会事件、耒阳家长游行示威……凡是这种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的负面新闻,官方调查结果十有八九都是“别有用心的人传播的谣言”。
这时,这些人就开始了他们的终场表演:“看吧,是谣言吧,幸好我没有跟着转发,感谢团团辟谣。看我身边那些转发的傻逼,又被骗了……”

如果那把火烧不到他们自己头上,他们能一直冷静到世界末日。

之所以说这些人是假冒的“理性、客观、中立”,是因为他们只在他们不喜欢、不认同的内容下面搞“冷静”,一旦他们喜欢的内容发出来了,他们站队站得比谁都积极。

这些人比那些在微博下面直接提反对意见的人要坏得多。甭管三观怎么样,人家直接提出来,大家就能痛痛快快地辩论一番,谁有理没理,网友自己自然会判断出来。可是,“理客中婊”只需要来一句,“大家要小心被什么势力利用了”,既能阻止一部分网友的讨论和转发,而且又能避免直接被人骂的风险。
杀人不见血,“理客中婊”可谓是键盘界第一大高手;“理客中大法”可谓是键盘界第一大独门必杀技。

但这些“武林高手”们从不在乎,他们轻轻玩弄的一个伎俩只需要几秒钟,而曝光者在今天的环境下公开发声,向利益、权力甚至是公权力提出挑战与质疑,需要付出多少沉重的代价。

在佳±建会工人7·27被捕事件中,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学生和工人站了出来,要求组建自己的工会,凡是了解这件事情的人,都热衷于讨论此事反映出来的“意识形态”话语,并对这个似乎已经老掉牙、土掉渣的信仰评头论足。有的人由此更加坚信“此事不简单,背后肯定有势力。”

但也正是因为此,那些站出来的学生、在全国各地公开发声支援的人们,他们所遭受和面临的压力,是我们不可想象的。

不论是2017年的北影阿廖沙曝光性侵事件,红黄蓝幼儿园性侵幼儿事件,还是刚刚爆出的耒阳家长集体抗议事件,这些几乎完全与政治、意识形态没有关系,而全然是出于一个人基本的良知,对公共管理提出的质疑,都在网络平台上片甲不留。当事人阿廖沙就因为不愿忍气吞声,站出来进行举报和揭露,就在学院里遭到了各种各样的针对。学院的老师不仅不让她通过考试,而且当众抹黑她,让她在全校面前都难以做人。

个人维权事件都尚且遭到这样的打击报复,更何况是与“劳资、黑jc、清场”绑在一块的集体维权事件呢?

我们现在已经能看得到了,8月24日被暴力清场的学生中,人大的陈可欣同学有20多名亲朋好友,包括她的三名中学老师都被jc威胁,要求必须要把她拽回家;人大的张梓豪同学更是直接被黑jc扇了几个耳光。他们在被送回老家以后,又继续遭到各种各样的针对。北大冯歌同学被软禁在老家宾馆里,有专人负责看管,不许出门;人大杨舒涵同学要坐火车回北京上学,却被当地政法部门致使的五六个黑社会围追堵截、不让坐车。他们之所以会遭到这些,不是因为他们犯了错误,而是因为,他们在听闻佳±工友遭到不公对待的时候,没有冷眼旁观,而是勇敢地站了出来。

很多人纠着同学们的口号不放,觉得马克思主义不合自己的口味,就对他们所遭受的暴行冷眼旁观,甚至还有更恶毒的人,说这些“毛左”被打压了最好。

但是,对曝光者的打压、对话语权的剥夺,难道仅仅是针对某个特定群体的吗?
既然“稳定压到一切”,那么今天删除这些,明天就404那些。今天有人说 “寿光洪灾人祸论”是个谣言、佳±工人被捕是罪有应得,我们都不站出来反驳,当明天他们说毒疫苗也是个谣言的时候,我们就只能默默接受!

是啊,毒疫苗也是境外势力逼我们打的,毒奶粉也是老外逼我们喝的,这样不就天下太平了吗?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有用正义感帮助弱者的冲动,都有想揭发黑暗面出口恶气的冲动,但不是所有人都能顶得住随之而来的压力。软弱、选择后退、选择保护自己的前途,这些都不是最大的问题。但是面对那些在小家与大家面前选择后者、被jc扇耳光、冒着被学校记过开除风险也要站出来的同学,最起码不要鄙夷、嘲笑、诋毁。如果你实在忍不住,就是想冲他们泼两盆冷水,那最好憋回去,用沉默代替。

哪怕是真的有这样一个谣言,大家全都相信了,大家全都像没有大脑一样地相信了,但比起集体的沉默、比起完全丧失质疑的权利,永远是后者的情况更糟糕一些。

但是,如果绝大多数人在面临“出不出头”的抉择时都只会小心翼翼地把自己保护起来,一点风险都不愿意承担,那社会总是不会进步太快的。如果有权有势的人作恶成本越来越低,难道还真指望着岁月静好吗?

昨天,声援团的北大学子张圣业和人大学子严梓豪、陈可欣又联署发出了一封公开联名抗议书,对深圳建会工人现场声援团在8·24暴力清场中所遭到的暴行提出强烈抗议,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关注、获得大家的支持。

私以为,在这样一封公开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比加入二百个薛之谦后援会都更有意义。凡是心里还有一点热血在的,都应该在此事中站稳自己的立场,签下我们的大名,让我们堂堂正正地,做一回人!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联名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名格式:姓名+(单位)+职务

佳士工友抗争文章合集:http://sdxf03.pw/archives/13009

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赞赏时代先锋

《时代先锋》杂志采取订阅制,2018年从4月创刊号开始计算,共九期。凡交纳200元成本费的同志,即可获得2018年9期的《时代先锋》杂志。同时,杂志编辑和网站日常运营需要一定的维护费用,我们提倡读者量力捐助,捐款超过200元,即可获赠全年《时代先锋》杂志。同时,若有经济困难但希望阅读《时代先锋》杂志的同志,可与我们联系交流,我们酌情考虑优惠或赠阅。

订阅和捐助方式:
1.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2.主编电话:15548348779 

如何访问时代先锋网:

①访问镜像站点:https://s3.amazonaws.com/sdxfw2018/sdxf.html

②前往导航网站查看,比如362导航网(www.362dh.top)

③下载时代先锋网app:点击此处下载或者长按图片扫码下载

qrcode

关于作者

pioneer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