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土工人斗争 热点追踪 首页

李展:风雨同舟打工路,铁血柔肠工友情

李展:风雨同舟打工路,铁血柔肠工友情

编者按: 今天,阿英的朋友圈传出了李展可能要开审的消息。我不相信,也不答应,我也希望,从今天起,每一个知道李展故事的人也不答应这样颠倒黑白的审判。黑势力胆敢把正直的工人乱扣罪名,他们就要为自己日后接受人民的清算付出代价。

李展,我们等你回来!

2018年4月,我第一次见到李展。那时,我刚刚找到工作没多久,生活非常拮据。从上一家工厂辞工时,老板又扣了我一个月的工资。本来那天我打算约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去吃饭,但我只有身上那一条洗到发烂的裤子,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不去了。李展看见我的窘态,从柜子里掏出一条他刚买的新牛仔裤塞给我,从那时起,我就认定了这个朋友。

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却和我以前认识的每一个朋友都不一样。有的人对我好,只是客套客套;有的人对我好,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东西。我的社会阅历不多,但经历了许多人情冷暖,只有李展让我觉得,他对你的好,是很纯粹的。

他的外表看起来很粗犷,身材很壮,下巴长着络腮胡,但他居然是92年生人,看上去却比他的实际年龄成熟许多。现在,他在已经被关在监狱里一个多月了,不知你的胡子,现在多长了?

Image

(左4白色衣服为李展)

Image

(李展痛斥黑警)

7月27日,我的朋友李展,在替佳士建会被打工友讨要说法的时候,被警察抓走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和他一起被抓走的,还有他的妻子阿英。

前段时间有篇文章就是写阿英的——《女工阿英,一身铁骨,一副热心肠》,其实用来形容李展也是一模一样的。

我的家庭条件不好,爸爸在深圳打工,妈妈一边务农,一边在老家工厂打零工。老家工厂对员工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妈妈每天要接触到一种化学药水,渐渐把手都烧坏了。

那时我在镇子里的寄宿中学上学,同学们每天都有10几元的零花钱,买零食、玩具,而我只有一两元,有时还一点都没有,因此我总是非常自卑,不愿意和同学交流,老师也不喜欢我。我也觉得书本上的东西一点都学不进去,不愿意学习。高中一毕业,我就早早走上了和爸爸妈妈一样的打工路。

我给李展讲这些故事的时候,看到他的眼睛里闪起了泪花。他渐渐平复情绪后,对我说:“阿伟,你的经历,也是我们打工仔共同的经历。我们工人之所以过得穷苦,不是因为我们当初不努力学习,不,不是我们的原因。工人的孩子从来就没能和有钱人家的小孩拥有一个平等的成长环境,我们工人要承受的负担,实在是太多太重了。”

我好像终于想通了多年来一直困扰在心头的问题,为什么我的人生,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一个轨迹?为什么我的父母,就是不能在基本生活之外带给我更多的东西?

以前,我还常常责怪、怨恨我的父母,怨他们没有能力,既不能经常陪我,也不能赚好多的钱。但是当我自己也成为一个打工仔以后,才发现我们其实是机器的一部分,把一切都献给工厂,生产,生产,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意义。正当我感到生活毫无希望与色彩的时候,是李展让我知道了,我们工人创造了全世界的财富,我们才是最光荣的群体!而不劳而获的人夺走了我们创造的东西,却只分给我们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他们虽然生活富足,光鲜亮丽,但那都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是可耻的!

李展曾给我讲过一段他很引以为傲的经历,他早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带着同学一块“维权”了。那时候他因为成绩好,在同学中威望高,被选做学生会主席。可他这个学生会主席,不仅不像大官僚一样,帮着老师,一起防止同学“调皮捣蛋”,反而带领同学们一块搞罢饭,抗议学校食堂公司又贵又差的伙食。虽然后来他这个主席被撤职了,但他还是代表同学们与食堂公司谈判,好好震慑了一下食堂老板,改善了大家的伙食。

虽然他已经进入社会这么久,但是为大多数人服务的志向和勇气,不仅没有在唯利是图的社会环境中被磨光,反而更加坚定和耀眼。

深圳的七月,夏日炎炎,只要在外面走两步都会浑身大汗,我和李展那天本来约好了下班后一起去他家做饭吃,刚到家里,小志就打电话过来,找李展帮忙搬宿舍。李展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往外走。我们刚上了一天班,已经筋疲力尽了,我实在是懒得动。李展走过来,轻轻拍着我的背,他告诉我,小志的公司搬宿舍,公司高管们都是公司免费包了一辆卡车,直接把他们的行李拉到新宿舍去,但是普工没人管,就只能自己想办法搬。他们不找自己的朋友帮忙,还能找谁呢?如果我们打工的都不能在这些小事上互相帮忙,那大家过得该有多辛苦啊。

在去找小志以前,我们先去找小卖铺借了辆三轮车,老板娘打趣道:“李展呀,你这个月都借第几回啦?都干嘛用啊?”

李展不好意思地笑笑:“哈哈,没办法朋友多,最近也不知怎的,都忙着搬家呐。”

我们刚把小志的行李搬到在三轮车上,准备出发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事故。

当时小志正把车停在路口,后面开过来一辆越野车,嫌我们挡了他的路,就不停鸣笛,让我们让开路。

但那条路上摆了很多厂里其他工友的行李,三轮车又大,不能马上转弯拐到别处,我们只能微微挪动一下三轮车。何况越野车主一直在按喇叭,态度非常无理,我们从心眼里也不想搭理他。

越野车主见我们没有让开,直接打开车门冲下车,冲着我们骂了起来。

“哎我说你们几个在这里挡路,不碍事吗,赶紧把车给我挪到一边去。”

“你没看到这里根本挪不了车吗?周围都是行李,怎么挪?”我们和他理论起来。

“那就把周围行李搬开呗,你们脑子是进水了吧。”越野车主眯起眼睛看着我们,露出鄙夷的神情。

李展握紧了拳头走到他面前,质问道:“你怎么说话的,那又不是我们的行李,大家的行李都放在这里!”

“不挪是吧?”他突然冲到我们面前,疯了一般地把三轮车上的东西全都扔到了地上,我们刚刚打包好的家当都散开了,滚落得到处都是。

“你干什么!?”小志气极了,冲到他面前试图拦住他。越野车主二话没说,拿起手中的一把U型锁,一下子打在小志的左手上。小志痛得一下子惨叫出来。

“你还敢打人了!”李展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抱住了越野车主,要抢回他手里的U型锁。这时,几名保安闻讯赶来,拉开了李展,越野车主也被李展的架势吓到了,赶忙在几名保安的保护下匆匆上了车,就绕路离开了。临走时他还不忘气急败坏地骂道:“呸,臭打工仔,就是给人看不起!”

越野车开走以后,一位在一旁搬家的大姐走过来,悄悄地告诉我们,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这附近一个厂的什么保安队长,平时就威风霸道得很。

我和李展赶忙把小志送到医院,处理伤口的时候,小志疼得牙缝里直倒吸冷气,李展坐在小志旁边,突然抽泣了起来。

李展的眼圈红红的,他抱着小志的肩膀,小声地说:“对不起,小志,我没能保护好你呀。”

夜晚,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我从李展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从未见过的失落。

他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唉,打工的人,什么时候才能不受人欺压呢?”我仿佛又听见了哽咽的声音。

今年3月份,李展和阿英的儿子“小铁锤”出生了。7月,他们俩自豪地给我们看小家伙的照片,我们就问“小铁锤”去哪啦,怎么不带给我们看看呀,原来,“小铁锤”在他连爸妈还没认清的时候,就被送回老家去,给爷爷奶奶抚养了。

我们都感到可惜,孩子那么小,就不能和爸妈生活在一起了,就成为“留守儿童”了。

但李展和阿英夫妻俩反倒像没事儿人一样,一边看着“小铁锤”的照片,一边笑嘻嘻地说:“是呀,就是做‘留守儿童’呀,打工的家庭不全都是这样的吗?也没有办法呀。”

没有想到,看守所居然会关押一个仍处在哺乳期的母亲,还关了一个月这么久!而李展,也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能看到、也不能听说有关“小铁锤”的消息了!

这次工友们听说他因声援佳士工友建会被抓,都十分地气愤。燕子岭派出所打了讨要说法的工人,还把工人给抓了起来,简直是太没天理了!不管新华社、其他媒体怎么说,工人的心里,都太清楚事实真相是如何了。有的工友还说:“佳士是个黑厂不假,可是我们厂也是个黑厂,哪天也给曝光出来就好啦。”

只不过更多人是害怕被黑恶势力报复,自己还有一家老小,不敢公开站出来支持。

这是一件本与李展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但是他出现在第一批被抓捕的人群中,冲在最前面,我丝毫不觉得意外。

我甚至能想象得到,当他刚刚听说了这个事情的时候,一定又是二话没说,便立刻出发支援了,正如同以往,听见有工友又找他搬家一样。

果然,后来据阿英描述,李展当时还在上班,看到这条消息,停下手中的活儿就朝派出所去了。要是在一个普通家庭,对一个妻子来说,有个“爱管闲事儿”的丈夫是多么的没有安全感、多么令人担心。阿英虽然也非常担心李展,但她更加无条件地支持被打压的工友们!平时,他们俩就一块下厨,自己掏腰包给家庭困难的工友做饭吃。7月20日李展第一次被抓走以后,阿英立刻勇敢地站了出来,接过了丈夫的冲锋号,发出面向全社会的求助信,揭露黑保安与黑警察的罪行,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为了朋友,也为了素不相识的工友,李展和阿英夫妻二人一次次挺身而出。我知道,站出来为他们说话,其实也是为了自己。就好像李展常常说的:“我们都是工人,工人被欺负了,就应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如果我们打工的不为打工的说话,就没人来为我们说话了。”

李展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他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这个做了许多小事的他,却成了工友们在遇到困难时都会首先想到的人,是工友们不可或缺的人。他和他的妻子阿英一样,都是热心肠,硬骨头!

反观某些部门,虽然在门口写着“对人民群众零懈怠”,但从来就没能帮老百姓解决什么实际的困难,老百姓出门遇见了都要绕道走,免得突然又被扣了罚款。

Image

一身正气的李展、爱憎分明的李展,在面对黑恶势力的时候没有低头,而是给予坚决的回击!反而是这些黑恶势力的做法,更让我们其他工友看清了,这个社会里能真正为我们打工者说话的,能为我们劳动者争权益的,只能是我们自己!

广东的黑恶势力,工友们被多关一天,你们就要被人民的吐沫淹没一天,希望你们不要和全国人民作对,立刻无罪释放余浚聪、刘鹏华、米久平、李展等建会工人代表与各地声援人士!

工友李展 2018.09.01

佳士工友抗争文章合集:http://sdxf03.pw/archives/13009

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赞赏时代先锋

《时代先锋》杂志采取订阅制,2018年从4月创刊号开始计算,共九期。凡交纳200元成本费的同志,即可获得2018年9期的《时代先锋》杂志。同时,杂志编辑和网站日常运营需要一定的维护费用,我们提倡读者量力捐助,捐款超过200元,即可获赠全年《时代先锋》杂志。同时,若有经济困难但希望阅读《时代先锋》杂志的同志,可与我们联系交流,我们酌情考虑优惠或赠阅。

订阅和捐助方式:
1.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2.主编电话:15548348779 

如何访问时代先锋网:

①访问镜像站点:https://s3.amazonaws.com/sdxfw2018/sdxf.html

②前往导航网站查看,比如362导航网(www.362dh.top)

③下载时代先锋网app:点击此处下载或者长按图片扫码下载

qrcode

关于作者

pioneer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