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土工人斗争 热点追踪 首页

泰晤士报关于佳士工人斗争的最新报道!

泰晤士报关于佳士工人斗争的最新报道!

这一代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年轻人,充满着革命热情,承担起了为数千万工厂工人而斗争的历史任务,向共产党的愿景发出了挑战。Didi Tang报道

农民建筑工们离开北京的时候在大巴上等待。据估计中国有大约四千万建筑工,他们大多从外地来到大城市里工作。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泰晤士报, 2018年8月29日, 17:00

2015年,沈梦雨从中山大学这样一所优秀的大学拿到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后,她没有选择和朋友一起在光鲜亮丽的写字楼里做个白领,而是选择了成为一名汽配厂的流水线工人。

“我的选择并非天马行空”,她写到了她的工厂工作,“它深深植根于我的生命历程,我对工人现状的感悟和认识,以及我觉得现状必须要有所改变的原始动力。”

“因为投胎在一个小康之家,从小衣食无忧、享受优质教育资源、未来一片光明,我就理所应当享受这一切吗?”她写道,“我开始反思,反思珠三角每年被切下的4万根断指,反思2.8亿为城市献出青春却留不下来的“农民工”!”

沈梦雨成为厂里的员工代表,但在今年五月,因为数周来,她为了工友们的权益,与厂方展开了艰难的协商。厂方为了打击报复,将她开除。

今年夏天,她鼓舞了数十名志同道合的高校在校生和毕业生们,从全国各地来到南方城市深圳,支持一家焊接公司的工人组建独立工会。

二十多岁的沈梦雨俨然成了蓬勃的工人运动中的一颗明星。这一事业同样吸引了一批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

三十年前,中国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竖起了自由女神像,要求改良政府。青年激进主义在1989年学生抗议被血腥镇压之后被中断,三十年后,后天安门一代已经成熟,他们有可能打破这一中断。

一个在上海的迎接共产党大会的标志。毛派斗争的不断兴起被视为是对中共自上而下统治的挑战。ANDY WONG/AP

今天的年轻人所成长起来的环境比1989年他们的前辈们富裕的多。他们不再执着于向西方寻求答案,特别是有些人认为西方式民主本身就自顾不暇。中国的网络防火墙和意识形态宣传影响了整整一代人,让年轻人们对来自外面世界的想法毫无兴趣。

相反,北京对马列毛主义,这一共产党的神圣指南的宣传,造就了一批年轻的左翼,他们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著,反对资本主义。他们发现,中国工人的困境不符合他们所学的社会主义原则。这群年轻的左翼在广泛的群众中找到了自己的群众基础,很多对贫富差距和腐败感到不满,怀念伟大革命领袖毛泽东所统治的时代的人们。

本月早些时候,示威者在广东省深圳市燕子岭派出所前支持佳士科技的工人。SUE-LIN WONG/REUTERS

对那些在1989年以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们来说,毛泽东集体主义的失败和对人的迫害发生在遥远的过去,而他们能切实感受到的却是资本主义带来的,工人们在微薄的工资,超长的工作时间和高昂的生活成本之间苦苦挣扎。这一切让年轻人们对马克思主义产生了兴趣。

一名北京著名大学的文学专业学生说:“我们必须坚持社会主义思想,坚持斗争,通过建立公有制经济使工人真正当家作主。”为了避免当局严格的审查制度,他坚持只用他的姓“曹”出现在报道中。

“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主义永远不会满足真正满足工人的需求”,曹先生表达了他对社会主义的向往,尽管它一度被经济改革所摧毁,直接从襁褓被带到了坟墓。

“今天的学生就是明天的工人,我们的命运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岳昕是一名今年刚从北京大学毕业的毕业生,“我们的青春应当融入到工人阶级中,融入到时代进步的潮流里。”岳昕,沈梦雨和曹同学都是受到佳士科技的建会工人的感召而来到声源团的数十名在校和毕业学生的一员。很多观察者认为这是中国年轻左翼的一次公开的政治亮相。

声援团的学生和工人在广东省的一个公寓内,准备搞一次集会。上周,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警方突袭了他们。SUE-LIN WONG/REUTERS

“不管你喜不喜欢,左翼的年轻人已经登上了舞台”,自由作家黎学文说道。

由于经常超时加班,厂规过于严苛而经常罚款,以及公司未能足额缴纳住房公共基金,佳士得1000名工人开始要求公司承认工人工会,这在中国法律上是允许的。

公司的回应竟是反过来以旷工和违反规定的借口把领头的工人给开除。后来,当他们的同事在七月下旬在工厂门口集会抗议时,当地警方竟以寻衅滋事罪将29名示威者抓捕。

随着抗议示威的图片在网上传播,国内的左翼青年们来到了深圳,要求释放北部工人。来自中国一些优秀的大学的支持者们也都签署了联名信,呼吁工人被无罪释放。

年轻人们没有打出民主和自由的旗帜,反而举起了毛泽东像,唱起了国际歌,穿的T恤衫上也写上了毛泽东的名言:“团结就是力量”。他们充满激情的发表了工人权力的演讲 “我们在工厂里一辈子就是做牛做马的,这就是命啊?我说,不!”一个年轻姑娘怒吼道。

“我们学生和工人会一直战斗到底”一名男性示威者宣称。

八月十一号,沈梦雨被绑架,拖走并被软禁,但这没有吓倒任何人,反而引起了更大的反弹。

在北京,支持者代表她向中华全国总工会和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提出请愿。出于对于他们事业的同情,一些退休的党政官员对他们提供给了支持。

尽管存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但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基本上都接受了左翼青年。 “年轻人应该关心政治,这是值得称赞的,”自由派学者赵楚说。“没有必要再纠缠他们是左翼还是右翼。在争取人民权利时,我们应该超越意识形态的差异。“

在1978年以后,党控制的全国总工会代表着计划经济中的国有工人,而在当代中国,它已经无力再为工厂中的工人撑腰,更别说两亿八千六百万,从农村来到工厂里打工的所谓“农民工”了。曾经为制造业更高的收入而心存感激的农民工,现在越来越多地对终止血汗工厂工作环境说“不”。

山东的汽车工人。 制造业对中国经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近年来面临着逆境。工会的积极分子希望为工人争取到更高的待遇。PHOTOSTR/AFP/GETTY IMAGES

自1995年起生效的中国劳动法赋予工人许多权利,但当局更倾向于通过政府主导的仲裁解决劳资纠纷,工人发现这一制度存在严重缺陷,并且结果往往有利于资方。

因此,工人越来越有组织地参与集体谈判,近年来劳资纠纷也大大增加。

2014年,香港劳工组织“中国劳工通讯”记录了1300多起罢工。2016年这一数字翻了一番,达到2,664次,促使北京方面打击被指控煽动抗议活动的劳工慈善机构。罢工人数去年有所下降,但今年似乎再次上升,前8个月有1,148起抗议活动。

新生的左派对北京提出的挑战以往不同,尚未公开谴责任何一个持有执政党意识形态的团体。但警察上周还是突袭了深圳学生抗议者的住处,并且国家宣传批评佳士工人的要求违法并破坏了公共秩序。

尽管遭到打压,由政府主导的佳士工人谈判事实上正在进行,但年轻的声援团同志并没有退缩。 沈梦雨在被软禁的泄露消息中写道:“只有工人才能形成自己的工会,这是法律授予的权利。”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是他们几个跳梁小丑就能阻止的。”她写道。

佳士工友抗争文章合集:http://sdxf03.pw/archives/13009

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赞赏时代先锋

《时代先锋》杂志采取订阅制,2018年从4月创刊号开始计算,共九期。凡交纳200元成本费的同志,即可获得2018年9期的《时代先锋》杂志。同时,杂志编辑和网站日常运营需要一定的维护费用,我们提倡读者量力捐助,捐款超过200元,即可获赠全年《时代先锋》杂志。同时,若有经济困难但希望阅读《时代先锋》杂志的同志,可与我们联系交流,我们酌情考虑优惠或赠阅。

订阅和捐助方式:
1.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2.主编电话:15548348779 

如何访问时代先锋网:

①访问镜像站点:https://s3.amazonaws.com/sdxfw2018/sdxf.html

②前往导航网站查看,比如362导航网(www.362dh.top)

③下载时代先锋网app:点击此处下载或者长按图片扫码下载

qrcode

关于作者

pioneer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