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土工人斗争 热点追踪 首页

中国人民大学对进步学生的打☆击☆报☆复是可耻的,是反人民的!

自动草稿

我们曾说,每到弱者遭受强者欺侮时,那暂未被波及者的态度及青年人的选择便成为衡量一个社会正义底线和未来希望的试金石。更具体地说,当嫉恶如仇的同学们参与声援佳士工人的斗争时,是支持还是反对足以看出一所学校的本质立场。继北京语言大学团委和社团理事会打击进步社团的司马昭之心暴露之后,中国人民大学有关领导反人民的狐狸尾巴也藏不住了。

当人民大学的张子涵同学勇敢地站出来,以《给人大师生的公开信:我绝不承认,声援佳士建会工友是一种错误》揭露其在军训期间遭到有关领导的特殊待遇之后,我们对人民大学当今的校风校情有了更为深刻立体的认识。张子涵同学先是遭到辅导员泼脏水似的责难,要求其交出本不在身上的手机;再是由军训团团部直接介入,有5位老师在张子涵同学刚刚经历一天的军训过后,于深夜约谈张同学,过程中叫嚣着要搜查张同学的宿舍,甚至是使用技术手段进行侦查,我们简直难以想象张同学是如何单枪匹马扛过这样的暴力约谈!

而后校方不依不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依然对张同学进行通报批评,理由竟然是“不服从命令,不听从指挥”,恐怕校方认为只有毫不反抗地接受他们安放的罪名才是服从命令和听从指挥的吧。最后,根据张同学的文章所说,其母亲莫名出现在军训基地的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校方一系列行动的背后意图——母亲要求其不再关注JS工人维权事件、禁止在朋友圈转发相关推送,因所在社团有社员前去现场声援建会工人因而要求其社团,而这些显然是校方通过其母之口说出自己的用心,那就是接替地方黑恶势力向返校的进步学生甚至只是积极参与转发相关消息的同学进行反攻倒算、打击报复!

如果没有张同学果敢地站出来说出事实,这一切都将在号称“人民的大学”的人大军训团被掩盖掉,想想就知道此事有可怖,这意味着即便在高校当中同样存在某些蒙蔽了良知的人试图通过手中掌握的权力一手遮天,与广大人民对抗到底。

这给广大的青年学生、正义人士敲响了警钟,至少在三个方面我们更为清晰地了解了什么是“人民大学反人民”:

其一,在人民大学的教师队伍当中,许多人是没有道德良知的傀儡打手。

张同学的辅导员就是这种傀儡打手的典型代表。在辅导员强行下命令要求张同学交出手机时,其事件背景是教育部刚刚下发通知,要求各高校对去广东的学生人数进行摸底统计。但是我们当然不相信,高校学工行政系统内部,没有关于深圳事件的更多指示。想必一定是上面传来更高的指示,要求对于进步学生、进步社团予以额外关照,联系到北京语言大学打击其校内一家进步社团恰好在最近发生,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难。

于是,作为傀儡打手,辅导员自然是跟猎犬一样冲在一线,为背后的主子寻觅食物。这样子做有两方面的好处,一方面作为主子的打手,如果不主动请缨冲锋在前,那么势必会导致自己不再受到重用,甚至影响自己的赏赐,另一方面从现在开始学会了解政治风向、积累反动的政治资本,今后才能越吃越开,毕竟只有主子有肉吃自己才能有汤喝。

从军训团的辅导员的表现来看,人民大学校内存在着诸多傀儡打手。这群人丧失了基本的道德判断,闻到肉味就蠢蠢欲动,对待自己的学生能像对待嫌疑犯一样变本加厉地审判,对待上级则是一脸跪舔的神情,对待佳士工人维权甚至不愿过多了解。其实只要他们稍微花时间倾听学生的心声,也不会轻易对其学生动用这种阴险的手段。倘若这群人生活在一百年前,那一定是皇军面前那活灵活现的汉奸走狗无疑。

其二,人民大学的干部队伍基本上已经沦为黑恶势力的同盟军。

尽管看上去人民大学各个部门的干部没有在此次事件当中“积极”发挥作用,但是根据经验,我们完全可以判断,如果没有来自各级部门领导,例如至少是学工部门的首肯与支持,基层辅导员是如何可能以强盗式的方式来对待我们的同学们。

其中关于张同学提到的新光平民发展协会,事实已经多次受到校方的直接打击,上一次竟然是因为社团里的同学积极参与了校园反性骚扰的斗争,因此社团的社员受到了校方多次约谈,校方试图将“组织、策划和参与”整起反性骚扰事件的“罪名”推到社员身上。主管人民大学社团工作的团委书记唐杰,不可能不知道此事!

单纯从业务水平来看的话,人民大学的这些干部确实很有手腕。他们深知自己不能也不敢与公开投入一线声援的进步青年进行合理的争论,但是对于自己的擅长之处却绝没有丝毫自谦,在躲在阴影里面给同学“放冷箭”、“穿小鞋”的方面的确从容得很,嚣张得很。

他们的利益与地方黑恶势力的利益是有共通之处的,他们都需要在地方立下自己的“功劳”与“业绩”,以求得压迫人民、欺负学生的权力的扩大。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断定,人民大学的干部队伍基本上已经沦为黑恶势力的同盟军。

其三,人民大学的高层领导,不是昏庸无能的腐朽知识分子就是唆使下属行凶的政治投机分子。

我们中国人民大学的校训是“实事求是”,要培养的人是“国民表率,社会栋梁”,但是当我们的教师队伍和干部队伍已经如此乌烟瘴气,根本不可能对得起人大辉煌的历史。

某种程度上,张同学揭露的现象解释了钱老去世前的世纪之问,人民大学的老师原来整天干的就是这种事情,天天等着与学生“聊天”,实际上是替主人吓唬群众,这与黑社会大哥的马仔有何二致?我们怎么可能指望黑社会马仔为中国社会培育出人才?难道只是因为他们多念了几年书,多戴了一幅眼镜?

这些公然为反动势力做打手的腐朽知识分子,这些只顾钻营自己勾当的两面派,这些懦弱无能没有基本是非判断的乏走狗,竟然全部隐藏在我们的人民大学当中。对于这些情况,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靳诺、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难道心中没数吗?

由此我们说,人大的领导们不是昏庸无能的腐朽知识分子就是唆使下属行凶的政治投机分子,难道有过吗?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这是老师所应当追求的标准。

但是我们人民大学为我们所展现的形象却大大损害了人们对人大的期望,同时也为我们所有进步青年和正义人士敲响了警钟:

人大绝对不应该被一小撮人出于别用有心的目的肆无忌惮地破坏,人大也绝对不是这些官僚们的人大。

所有人大人都应该自觉起来,与人大这棵大树下已经烂到发臭的部分进行彻底地斗争,否则我们将看到一个又一个进步青年将在这样的校园当中遭到伤害。

在此我们向社会各界的正义人士呼吁,支持张子涵同学向中国人民大学军训团所提出的以下三点诉求:

1、撤销对张子涵同学的通报批评,相关责任人向张子涵同学道歉并在全团范围内为张子涵同学恢复名誉;

2、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涉张子涵同学及其他同学关注JS工人维权事件的正当言论和行为,不得通过绑架家庭对她们施压,不得单方面向她们灌输相关信息,做所谓的思想工作。

3、在张子涵同学在校期间,不得以“穿小鞋”等任何形式对其进行打击报复。

至于人民大学校内处于反人民立场的相关领导、老师,在你们出卖自己灵魂自甘沦为走狗后,你们已经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今后必将成为后世永恒的反面教材!

佳士工友抗争文章合集:http://sdxf03.pw/archives/13009

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赞赏时代先锋

《时代先锋》杂志采取订阅制,2018年从4月创刊号开始计算,共九期。凡交纳200元成本费的同志,即可获得2018年9期的《时代先锋》杂志。同时,杂志编辑和网站日常运营需要一定的维护费用,我们提倡读者量力捐助,捐款超过200元,即可获赠全年《时代先锋》杂志。同时,若有经济困难但希望阅读《时代先锋》杂志的同志,可与我们联系交流,我们酌情考虑优惠或赠阅。

订阅和捐助方式:
1.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2.主编电话:15548348779 

如何访问时代先锋网:

①访问镜像站点:https://s3.amazonaws.com/sdxfw2018/sdxf.html

②前往导航网站查看,比如362导航网(www.362dh.top)

③下载时代先锋网app:点击此处下载或者长按图片扫码下载

qrcode

关于作者

pioneer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条评论

  • 如果讲文革是一种历史错误,那么它只是马克思主义理论错误的必然;如果说文革是历史性的试错实验,那么马克思主义是文革这种历史性的试错实验的设计思想;最后如果有人硬要说文革是一场浩劫,那么这场浩劫的也是马克思主义之历史必然。所以,离开马克思主义理论内在的固有逻辑,纯粹地将文革的主要责任归于毛泽东个人,这种错误的历史评论对人类之未来是没有指导意义的,同时对参与文革的近十亿中国人民也是不公正的。

说点什么吧